Judy_Gor

首页 私信 归档 RSS
1/2

只說書信,不談風月

對寫信這種人類溝通較原始的通訊方式,我好像有著一種特殊的情感。 回想當年,語文老師剛教會我們寫信的日子,我們就玩起了寫信遊戲。雖然朋友同學就在身邊,但我們卻給曾經上學放學都玩在一起的小同學寫信。嘿,這說的不是男女之間的情書。小時候這種寫信遊戲,帶著一種詭秘,確實地說就類似於課堂上同桌之間傳小紙條交換秘密的。我們會在信紙上,寫上最近的心情變化,像是爸爸給自己買了新的洋娃娃而開心地整晚睡不著、姐姐每天早上都給自己梳辮子但有一天姐姐和妹妹卻吵架了、爸爸媽媽又因為自己期中考成績一般而吵了起來、分享自己心儀的那個小男生今天和自己玩遊戲時的緊張心情等等。這些寫在信紙上的小心情,是不曾有第三個人知道的。這兩個小朋友就像相隔異地的閨密一樣,就這樣交換著各自的心裏話。 這已經是小學鬧著玩的真情小遊戲了。 等到我再長大一點,去了鎮上新建的初中讀書。那個時候,我們也愛看動漫月刊。書上除了有每次更新的動漫劇情外,還有頁底下交友聯繫地址。那個時候的交友很純粹,看到那個比較投緣的交友信息,就會給他們寫信聊天。當然,上面的交友年齡都是差不多的,小朋友年齡嘛。有的同學按照上面的地址,寫了信過去。過了一段時間後,真的有了回信。然後就開始了一來一往的通信。但,也有中途就斷了信兒的。只是有一樣事情,至今我仍感到好奇的是,為什麼他們能夠在動漫月刊上刊登自己的交友信息的呢?你可知,在刊物上登個人信息,是多麼昂貴的啊? 這是初中時期關於寫信交筆友的記憶。 之後,書信好像就消失在了我的生活裏了。有的,也只是在旅行中,給好友們送上幾張自己去旅行的明信片兒,分享自己旅行中的心情。 記得一位偶然識得的對岸朋友,跟書信來回從高中到大學幾年中,書信寄出一週,回信一週,就是說我要收到朋友的回覆,從寄出到收到,有兩周之多。況且,當時兩岸“三通”才開放不久,諸多不便,書信傳遞時間上要更長一點。幾年下來,斷斷續續地寫信,也就只有十來封。到了後來上大學,互聯網愈發方便起來,各自的時間也空餘一點,我們互家了msn、微博、微信,剛開始聊了很多,但後來也變得越來越少,很快也就沒了聊天。 今天,大家熟悉的書信,慢慢地被電子郵件取代,而電子郵件email在即時通訊和手機移動客戶端高速發展下,部分溝通的需求也被取代掉.....我想,現在可能沒有幾個人還會通過寫信、寫email來溝通感情,正如現在沒有幾個人還會在日記本上寫日記那樣,信紙和信封似乎已經被拋棄。但是在即時通訊上,我們好像也並沒有什麼值得可說。也許我們傾訴的對象變得太多,也許我們習慣了長篇的書信溝通,及時溝通讓我們變得陌生。 想想,真可惜,我現在連字都寫不好了。

当你不遗忘也不想曾经

通過旅行來尋找自我的存在感 温暖: 喝了点酒,突然就很想哭。有时候特别想换一种生活,在一片有着自然空气的村庄,靠近海港,每天吃新鲜的蔬菜,有一份安安稳稳的工作,当然,有一个爱我的男人就更好了。 今天和朋友谈了好多事情。感觉时间像是一把尖锐的刀子插入了我的胸膛,我看着鲜血飞溅,可什么也抓不住,拖着那个身体一步一步前行。我一直在想,什么能够把这把刀子拔出。想是也只有我自己吧。 回忆这东西可真没有保质期。它存在着,一直在那,只不过一层层记忆堆叠,那些你不愿回想的,那些最深处的秘密就压在了最底层,有时候拿出来看看都觉得费劲。我是一个特别不愿回忆的女子,但我总是回头看。 我想出去走走,看看这世界,知道我并不是一个人。我想出去走走,吹吹风,晒晒太阳,然后心中的积雪就融化了。我还想去你在的地方,听你讲讲你的故事,看到了你的面容,我就会特别心安。 每个人都有自己的羁绊,需要做的不是将它打碎,而是让它一直存在,看着自己能够走多远,也许走的太远,它也就不存在了。生命是一种状态,我们是这状态的存在者。我提醒着我活着,不能盲目,可我改变不了自己。我企图期待周围的环境可以对我起反应,才发现我是一个多么无所谓的人。你找到存在的意义了吗。你在努力地寻找吗。你已经停滞了多长时间。 当你不遗忘也不想曾经,这或许也是一种前进的状态吧。

二十出头:你一无所有,却让全世界羡慕

一生记不住一张脸: 文/网络 图/致青春剧照 1、我们都过着与想象不一样的生活   读书的时候,每天骑着脚踏车上学放学,等着中考结束成为高中生,等着高考结束成为大学生,等着考研结束把书一条龙念完,即便目标明确,其实你一直很迷茫; 找工作的时候,满是热血,四处投递简历石沉大海后,在家里守在电话机旁等面试通知常常很无助,你心想着工作稳定了一切都好了; 有了份工作,每天上班挤在拥挤地铁的人潮中感到很落寞,整日穿得人模人样说话圆滑得体,其实你的内心还是当初那个迷茫的少年,不知自己到底在为什么而活而忙而悲伤; 终于鼓起勇气辞职去旅行,辗转在路上,拍好看照片分享有趣故事,发的帖子鼓舞了无数人,其实你自己到底有没有真的觉得自由和快乐,却是另外一桩事了。 我们常感到自己在过着并不理想的生活,以至于嘴里总嚷着无数的“如果……我就可以……”   如果高考结束了,我就可以过上自由自在的生活,不用在没有意义的教科书里面浪费青春; 如果毕业了书终于念完了,我有文凭后就可以走出象牙塔,过上真正的生活; 如果面试通过了,拿到这份工作,我就可以有房有车娶妻生子,人生一帆风顺过幸福的小日子; 如果这份工作没有那么累,我就可以培养自己的爱好,兴许生活就不会那么枯燥没有意义; 如果旅行可以带来不一样的人生,只要勇敢跨出第一步,我就可以从此海阔天空书写自己的人生……二十岁刚出头的我们,热切拥抱改变,容易被鼓舞,更容易被别人的故事触动心扉,勇往直前拼了命努力,也试图毁坏现状,不顾一切出走。 然后呢?最终仍没有在过自己想要的生活,寻找下一个“如果”。    心理学有一个观点,就是人与生俱来的情感预测是有偏差的。 我们很难预测自己未来情绪的强度和持续时间,“人们会错误地预测自己谈过一场浪漫的恋爱,收到礼物,错过选举赢得比赛,和被误解后的感觉。” 一位苏格兰诗人写得恰到好处:“当一种感觉存在的时候,他们感到它好像永远不会离开;当它离开以后,他们感到他好像从未来过;当它再回来时,他们感到它好像从未离开。”   这样的感觉,就是此刻的我们:一无所有,理想生活很飘渺。   2、我们到底要过怎样的生活?   今年我二十三岁,回国后,在外国领事馆做媒体和活动策划。  一个人来到广州,早起晚睡,上班很忙碌。  刚开始一个月,其实情绪波折过。去到南湖的一家英国学校送活动汗衫,扛着几袋子货半路上摔了一跤,膝盖上全是血,在回来的车上痛得哭起来; 一整天打仗一样做完linemanager吩咐的任务,照例下班后走半小时回家当作散心,到家门口才记得钥匙忘在公司里,想到办公室应该早已关门,在铁门口无助地哭起来,骂自己没长大; 做新加坡远程培训的时候,连系统都不会登入,其余地区的同事已经开始练习,我对着电脑慌乱起来不知如何是好,硬着头皮在一片沉寂中用英文颤抖地问“这个对话框怎么不见了,啊,有了,那么要怎么点进去”的低端问题,中午休息时一个人花了一个多小时在街上乱走,才找回自己的节奏。  看到身边的同事,有人绕了地球一圈终于回到了广州的家,渐渐建立起安稳的生活; 有人和男友订婚,事业也步步高升; 有人刚生完孩子,两夫妇计划着买更大的房子……   似乎大家都有些什么,可是看看我自己,下班后也不知该往哪里去,不做饭就在外面随便吃点,其实太忙碌忘记吃饭死不掉似乎也没什么大不了的。 没有男朋友,大把的时间在看自认为“浪漫”的政治经济谈话节目。偶尔在路上走着走着,不知道半年后接下去要到哪里。   尤其是最近收到大学时候印度尼西亚好友的信,终于成为了骆驼背上的最后一根稻草,把我彻底压倒了。她在荷兰的工作一帆风顺,和比利时男友恩爱依旧,而我们曾经疯在一起的俄罗斯女孩,就要结婚了。    “喂,真的要这样的生活?”从零开始,就算回国,我又在四处漂。有时候,没有安全感。  把这些话倾吐出去,“嘉倩,如果连你自己都不知道自己要去哪里,那么,那些给你写信的人怎么办?”朋友犀利地问道。   3、你敢义无反顾的做你想做的事情吗?  乔蒂是个在广州工作的西班牙人,三十出头,收入不菲,有个中国女朋友。他总充满怜爱地对我说,“你就像是十年前的我。其实,现在的我依旧很羡慕你。”  “什么?羡慕什么?”我几乎就要从沙发跳起来,你羡慕一个一无所有的人?你有房有车有好工作,女朋友温柔可爱。而我,家里连宽带都没有,因为未必知道可以在这个城市久留,凡是与“一年的合同”相关的,对我来说都是奢侈。家里的杯子都是一次性的,逛宜家只有摸的份,连衣服都不太买,只为了卷铺盖搬家时方便一些。  乔蒂打开他公寓的窗,灯火阑珊的广州尽收眼底,夏天的热气向人袭来,他笑着说,“这样才是青春该有的样子。二十出头的你,还有很多的路要走。噢,对了,你不是说在上周的沙发客聚会里见到一个美国人吗?他三十多岁,卖了自己的公司,拿这笔钱来到中国四处周游。”  安全感,和年龄真的有关吗? 如果三十岁的时候,还能做到这样义无反顾去做想做的事情,那么现在,二十岁出头的我,为什么要在乎这“幻觉”呢?  话虽如此,纵使勇气满满,目标呢?理想呢? 4、“熬”是每个人都绕不过的历程。  在成长的路上,我就像当代很多同龄人一样,不屑于很多东西,看不惯很多现象,不满于社会的诸多规则。 我们这一代人,都会为了那些某二代的特殊待遇拍案而起,为了筹集医疗费的穷困家庭同情落泪献出微薄之力,为了冷漠麻木的路人诟病如今世道不正。  不记得是第几十个同龄人告诉我,“我们的社会正在一点点烂掉,这是个没有理想的时代。没得救了,快回欧洲吧。”  我看的却恰恰相反,并不是中国的新一代没有理想,而是我们想要做的事情太多太多,多到以至于只能追求“止痛”而非“医治根源”。 今天捡起了这个理想,群起而攻之;明天就又发现新的燃点,“关注就是力量”,一波波看似汹涌的集体思辨甚至是网络暴力,出发点是好的,其中的一些思想也是好的甚至会带来社会变革的,但问题就在于我们都忘记了“改变=过程”。  开启时间的“魔法”效应,被动而消极的“熬”于事无补。熬日子是会有惯性的。熬高考,熬大学,熬工作,习惯了熬一切,等待一个幻想中的白马王子出现拯救自己的时候,结果熬惯了,和白马王子一起过日子,也成了熬。  真正在过时间的人,是用心感知每一分每一秒,脚踏实地过着此刻的生活。纵使一切都不尽如人意,纵使由心地感觉痛苦,一个能在烂摊子面前把线索一点点一点点拾起,耐心做好该做的,把成败置之度外的人,其实更容易一不小心就走得很远。那么,他所完成的任务,所成为的自己,所得到的成就感,都是刻在骨子里平实而非耀眼的快乐。  “太多人成功之后,反而感到空虚;得到名利之后,却发现牺牲了更可贵的事物。”兴许如今我们在意的,过不久就被新的一切掩盖。过一百年,唇枪舌战的“方寒”或许就葬在了一起,二代们的“杀人跑车”成为了一堆堆废铜烂铁,省吃俭用供了一辈子的北京三房一厅二十年前自己的名字已经被抹掉。  人间是非富贵都太渺小了。想起一段耐人寻味的对话,葬礼上有人问死者朋友:“他留下了多少遗产”,对方回答“他什么都没有带走。”  二十多岁一无所有的我们,其实最有力量去拯救社会。比起更多人,我们早已经在伤痕累累的路上懂得,其实真正的成功,并不是拥有什么,而是这一段段路我们曾用心走过,留下了属于自己的感动和故事。 高考的时候,认真做过习题;工作时候,在岗位里付出自己的贡献; 下班后,做无关紧要的小事却温暖了陌生人; 恋爱中,关爱对方共同成长; 在家里,懂得感恩,经常沟通与陪伴。 也许,我们并不能成为历史里“揭竿而起”的革命者,但至少,我们还有能力去持续地做些事,让世界变得更好一点点,夜晚就一定睡得很安稳,早晨伴着闹钟也就有了万分动力。  那些温暖而可爱的小事,就是成功。  真正令我们觉得活着的,是那些实质性的东西,而实质,注定需要过程。  5、我们需要的是改变!  “只要你跨出第一步,就离成功不远了。”又是一瓶鸡血。可当你真的激动地辞职旅行也好,开店也好,并不意味着成功真如这句话所说的“不远了”。   其实,远着呢!  坐飞机久了,就会知道其实飞机起飞冲上云霄只是一瞬间的事。真正把你带向远方的,还是一段漫长的旅程。起飞的过程固然令人难忘与激动,透过机舱你可以看到陆地越来越小,云朵越来越近,突破云层之后,就一路只是无聊的白茫茫一片。  原来,“成功”一点都不难,甚至很快。看起来很美的事物,接近后,往往没有想象中那么美了。最终我们都能抵达目的地,但拥有的,其实是不同质感的“远方”。  我们渴求改变,想要变革社会,更想要过上自己理想的生活。事实是今早付出了一点努力,今晚就立刻想要检验回报。忽略了过程和“旅途”,失望是在所难免的,这年头,立竿见影的要么是丰胸硅胶,要么就是地沟油。 我们诟病社会结构,感慨出国留学,愤恨官富二代,像极了如今各个国家的军备竞赛。没有哪个国家是对外不宣称“我们的人民热爱和平”,但照样组织军队花大笔钱买军火,定期大规模演习,这些莫名的钱,为何不去花在饥饿孤儿和老人上?  二十岁出头,世界还不是我们所能改变的。我们能做的,或许目前阶段只是独善自身。每一个小理想的实现,都是对于未来改变社会的练习。 所谓的change,固然是痛苦的。并不是换条路走,就心情爽朗一路绿灯,更多时候,带来的可能就是更深的迷茫和痛苦。唯有经历后,改变才能带来巨大的效应。 和坐飞机一样,时间,才是奇迹的钥匙。   6、梦想,请你晚一点实现。  我想要当一个用文字改变世界的人。  一位前辈说“这样很好啊,至少不是以此为生”。写作并不会成为我的工作,我却喜欢这样的状态。写的东西没有压力,把自己心内的一切剖析给别人。同时,如今在一本杂志写专栏,常常写着写着不自觉议论关于生活的态度。二十三岁,还没有想透很多事,所以倾诉欲望强烈。  写字之外,近期大半生活在工作。一开始迷失了一段时间,如今终于寻回自己的节奏。即便未必知道半年后的自己身在何方,在做何事,眼前的路一步步走好,因为潜移默化中,此刻的生活已是在我们在过去无数个十字路口选择下,最终最理想的一条路。  又况且我们常在想此刻就要过上理想生活,却从来不问自己到底有没有准备好。抵达目的地前的“旅程”是缺不了的,并且许多弯路是注定要走一遭的。 人生还很长,磕磕绊绊一路掉眼泪,泥泞的路才有好故事可以说。不可能一开始就过上想要的生活,直接成为作家老板总裁……甚至立马就指挥整个国家。 有些事有些机会,来得晚一点才好。来得早了,结果自己还不够资格拥有,比起从未出现更令人惋惜。  读到这一期《新周刊》,看着自己的名字在文章里被归结为“知心姐姐”,突然觉得很有趣,总在倾诉邮箱里被称作“嘉倩姐姐”,其实说到底,自己也不过是在梦想路上不断跌倒,满膝盖是血的行者。 平实而温暖,我没多大的出息,只想做这样一种不耀眼的人。  或许半年后的自己,又到了新的“远方”,做起了不一样的事情。但,我相信每一分每一秒,我都在过着自己的理想生活。即使不是,我也在成为有资格的人的路上。  我有你所没有的,因为我一无所有。

安。

沒有想你太多

出其不意

每次當我處在混沌的時候 你就會出其不意地出現在我的身邊是不是你又聽到我心裡雜亂的聲音 或者 你有讀到我的思想?可是 每次都來得這麼短促 好像好好地說話 我要問你 最近過得好不好 在東引習慣嗎很多很多····都來不及問

來不及說痛

連牙齒都學會了抱怨痛痛痛 請你們都給我一點反應的時間 好不不是每件事我都可以處理的很好的

语录1.

和崇銘聊完之後,忽然有很大的感觸玩樂時都會出現,而當你需要時卻又不見蹤影沒有半句關心的朋友只適合淺交-卻也有一種即使沒有天天見面可是他會記得有時間的時候打通電話給你關心你和你分享的那才是真正值的交的朋友 — 與許崇銘

沒有堅持寫信的習慣 正如·····寫日記但會偶爾給老朋友寫寫信 寄寄信.Kevin2.0™:今天的每日一图主题是邮件,大家熟悉的书信,慢慢被电子邮件取代,而电子邮件email在即时通讯和手机移动的高速发展下,部分沟通的需求也被取代掉……回想当年,还在写信的日子,感觉自己还是有几个远在他方的好朋友,并保持联络,只因为书信的回来减慢了沟通的速度和频率,也正因为这样,沟通的时间也随之加长,从而导致我们的友谊时间,也变得长远。记得一位移民香港的小学同学,跟书信来回从小学到大学近十年之多,大陆到香港,书信寄出一周,回信一周,就是说我要收到朋友的回复,从寄出到收到,有两周之多,一年下来也只有二十来封信,到了后来上大学了,互联网发展起来,我们互加了msn,QQ,刚开始聊了很多,但越来越少,很快就没有聊天了。也许是我们倾诉对像变得太多,也许我们习惯了长篇的书信沟通,即时沟通让我们变得陌生……想想,真可惜,我现在连字都写不好了……

騙人的漫不經心

任何事情都讓人看來像是不在乎,不在乎的。然後的然後,連自己也被騙了。原來自己是很在乎的。那種在乎的勁兒,等到自己發現的時候,強大到,自己都難以控制心率了。心,像是停止了跳動,神經條緊繃。曾經試過改變,可這個“壞習慣”沒有想象中那樣容易戒掉。

调查下,你进一个人的lofter先看他/她的什么。

看爱好 对感觉就收劣松:我先看感觉我相信誓言:我先戳 归档 =。=